甘肃西夏亥母寺遗址考古出土大量西夏文经文残片,甘桑疑似石刻的观察和初步认识

图片 4

甘肃西夏亥母寺遗址考古出土大量西夏文经文残片

发布时间:2018-06-19文章出处:新华网作者:连振祥 王铭禹

甘肃省武威市西夏亥母寺遗址考古发掘工作取得新进展,目前已经出土数万枚擦擦和大量经文残片,还出土了一件清朝顺治年间的纸质公文快递袋。

西夏亥母寺遗址考古发掘队领队、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雪野介绍,目前已经从遗址中出土了10万多枚擦擦。“这是甘肃境内藏传佛教寺院发现擦擦数量最多的寺院。”赵雪野说。除擦擦外,还出土了大量的汉文、藏文、西夏文经文残片,《新唐书》残片,以及一些西夏文献残卷。

赵雪野介绍,出土的擦擦里面均夹裹着西夏文、藏文的经片,有的擦擦里面还夹着羊粪蛋、麦粒、人头发、牛毛等。记者在考古现场看到,考古人员还在不断从洞窟里清理出擦擦,并且按照工艺、形制等进行分类装箱。

在出土的擦擦中,有两枚擦擦是阴阳形制的,可以合在一起。“这是我们目前仅出土的两枚,跟其余擦擦形状完全不同,可能是当时的信徒从外地引进而来。”赵雪野说。

“擦擦”是藏语的音译,指按印或脱模制作的小型泥造像和小塔,泥塑小塔里一般夹有经片等物品,是当时藏传佛教信徒经常使用的贡品。

除此之外,还出土了一件清朝顺治年间的纸质公文袋。记者看到,公文袋上标有“此件紧急,公文飞递。如有×迟,概究不贷”字样。“这就相当于快递,说明这是一份顺治年间的公文快递件。”赵雪野说。“遗憾的是里面没有文件,只装有一些铁甲片,目前还无法判断公文袋和铁甲片之间的关系。”

亥母寺洞窟开凿于西夏崇宗正德四年,位于武威市凉州区新华乡一座山梁的半山腰处,是西夏时期藏传佛教密宗静修之地。1927年武威发生8级地震,洞窟多被震塌,成为一片废墟。2016年以来,甘肃省对亥母寺遗址进行发掘,目前四个洞窟的发掘工作顺利进行。“每个洞窟各有侧重,一号窟经卷残片出土数量多,二号窟以出土擦擦为主,三号窟为住宿所用。”赵雪野说。

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亥母寺出土了大量西夏时期文物遗存,其中西夏时期的唐卡“上乐金刚和金刚亥母如意轮坛城”表明,石窟中尊奉的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本尊之一金刚亥母。在另一件“文殊菩萨”唐卡上,文殊菩萨的左右上方分别安置了萨迦派和噶举派的上师,说明在西夏时期藏传佛教萨迦派和噶举派在凉州藏传佛教的传播中占有重要位置。

  2014年6月21日,应“广西甘桑‘天文指向线’的天文考古研究座谈会”主办方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何驽、王辉、叶晓红和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徐凤先等一行前往广西平果进行实地考察。

图片 1

 

  此前,美国香格里拉出版公司的高斯澜(Sheldon Lee
Gosline)博士曾宣称在甘桑、那豆、布逢等地发现巨石天文观测遗迹、古岩洞墓葬、古地形图等遗迹。其中,高斯澜博士认为大量岩石上出现的“刻划痕迹”是古人所为,这也是他判断这些遗迹性质的重要依据之一。

 

  此次考察中,我们对高斯澜博士所指的“石刻”进行了仔细观察,大体有以下几点认识。

 

  其一,两处疑似古岩洞墓葬并非人为,属于自然形成。观察岩体上分布的或大或小的洞坑和沟槽,未发现任何人工痕迹,应是碳酸盐岩经溶蚀作用产生的喀斯特现象(图一)。

图片 2

图一  疑似古岩洞墓葬

 

  其二,疑似天象观察遗迹中的巨石和疑似刻划了古地形图的巨石,均未发现人工制作痕迹。岩石上的孔洞、凹槽和裂缝应是溶蚀、水流或其他自然力导致(图二),这与附近山体上出露岩石表面的洞穴和裂缝成因类似(图三),只是后者尺寸够大不会轻易误导观察者。

图片 3

图二   疑似天象观察遗迹中的巨石
 

图片 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